体育新闻创新传播彰显中国精神

0

体育是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重要标志,在建立国家形象、取得世界话语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方面具有独特功能。

体育是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重要标志,在建立国家形象、取得世界话语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方面具有独特功能。我国体育新闻传播学研究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末,并随着北京奥运会的筹备和举办取得重大进展。在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时代背景下,体育新闻传播学在建设“体育强国、健康中国”新征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在体育国际传播、体育健康传播、体育赛事传播、媒介服务等实践需要的推动下,体育新闻传播学不断发展,研究视野和研究领域不断拓展。然而,当前我国的体育新闻传播学还存在与其他学科缺乏对话与融合、高素质复合型人才匮乏等问题,亟待通过理论与实践创新加以解决。

新时代赋予了体育新闻传播学更多的使命。体育不仅有助于提高人的健康水平,还会对世界产生独特的影响。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育新闻传播分会秘书长郭晴告诉记者,体育健康传播和体育国际传播是我国体育新闻传播学的两大亮点。我们既要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建设体育强国和健康中国,也要为中国体育的发展营造更好的舆论环境。通过体育传播,让体育成为文明交流互鉴的载体,从而弘扬中华体育精神和奥林匹克精神。

建设体育强国是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内容。武汉体育学院学科建设办公室主任万晓红表示,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建设体育强国和健康中国,离不开体育新闻传播学的智力支持。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体育新闻传播在提高我国对外传播能力和增强国家软实力方面,作出了独特贡献;在提升中国国际影响力、构建民族文化认同和塑造国家形象等过程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今,健康传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体育传播研究作为健康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事关人民福祉,还事关国家形象。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体育新闻传播事业得到了长足发展,尤其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举办,开创了中国体育传播事业新局面。但对于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来说,其在基础理论研究及与其他学科融合研究等方面仍显单薄。

目前,国内能够培养体育新闻传播人才的院校有10余所,专业开设和主要科研人员多集中在体育高等院校。体育新闻传播学的学科研究,主要以体育领域和新闻传播领域中的重要政策、重大战略为依托,关于学科发展的内在机制还有待深入研究。

新时代对我国体育文化及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未来体育新闻传播学应在立足本学科研究基础上,加强与其他学科的融合。万晓红表示,体育新闻传播学研究一直借鉴和延用新闻传播学母学科的研究范式,长期受限于大众传播学的传统研究框架。作为交叉学科,体育新闻传播学的师资主要来自母学科,他们对体育和体育学了解不够深入,缺乏将体育学与新闻传播学进行融合研究的基础。此外,体育新闻传播学的学理支撑不够,表现出较为明显的“应用型学科”特点,即侧重于对体育新闻传播业务与实践进行探讨,在理论构建方面着力较少。

在郭晴看来,体育新闻传播学的学科影响正在不断增强。在学科建设方面,体育新闻传播学不仅在推动体育事业发展、服务社会实践方面呈现出较强的影响力,在新闻传播学界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但由于学科壁垒较高,相关研究人员匮乏,体育新闻传播学的标志性研究成果仍比较少。

体育新闻传播学属于多学科交叉研究,其基础理论研究充满挑战。北京体育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毕雪梅表示,体育新闻传播学属于应用研究领域,实践性比较突出。新媒体不断更新和颠覆了传统媒体诸多规律,这要求研究者要熟悉体育新闻传播业界的操作规律和发展趋势。此外,近年来全民健身、竞技体育和体育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需要研究者敏锐地观察新时代中国特色新现象,为体育强国建设提供有效的学理支撑。

在“万物互联、多元共生”的新传播格局中,体育新闻传播学要适应传播技术快速迭代的发展现状,更要立足于中国体育新闻传播事业现实。只有遵循守正创新原则,才能更好地服务新时代国家体育事业蓬勃发展的实际需要。

面对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态势,进一步明确体育在国际传播中的定位,推进体育文化国际传播策略研究,推动体育文化传播成为国家国际传播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迫切需要我们创造性地运用跨学科思维,适应传播技术创新需要和媒体融合大势,构建中国特色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体系。

信息传播技术的更迭,加快了数字化进程,使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建设面临机遇与挑战。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数字媒体研究室主任黄楚新表示,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层出不穷,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体系建设,呈现出技术升级赋能优质内容、媒体融合提高主流媒体声量、时代变化倒逼新闻传播教育变革的特征。在东京奥运会期间,我们看到了“5G+8K”等技术运用带来的超高清超流畅画质和更高效更快捷的体育新闻传播。因此,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体系建设,应高度重视新闻专业基础打造和技术赋能建设,不断提升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水平。

要培养全媒体复合型体育新闻传播人才,凸显体育新闻传播学的应用价值。郭晴提出,新媒体时代,体育新闻传播学要突破以媒介为中心的学科范式,引入策略传播,重视体育组织传播,实现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转向;要以国家发展战略为指引,遵从自身发展规律,注重人才培养,强化专业队伍建设,完善本学科教材;要在加强理论研究基础上,为媒介组织提供大型体育比赛风险预期管理等有针对性的应用服务,从而补充和完善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内容,促进体育事业发展。

构建中国特色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体系,要始终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为指导。万晓红说,这一学科体系的建构,应在认线多年来发展历史的基础上,将21世纪以来的最新理论成果和生动丰富的体育实践经验融入其中。要注重从文化主义范式向专业主义范式、从体育文化属性向体育信息属性的转变,挖掘体育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使命中的角色和功能,做好理论建设、人才培养和智库服务。

习总书记指出,“体育是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的重要手段,也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内容,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凝心聚气的强大精神力量”。2022年,我们将点燃中国冰雪运动的火炬,迎来一届“精彩、卓越、非凡”的冬季奥运会,这也为体育新闻传播学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提供了广阔舞台。我们要秉持“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的新奥林匹克精神,努力打造具有中国特色、世界视野的体育新闻传播学,推动新时代中国体育事业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