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闻的发展对体育新闻专业人才业务素养的特殊要求

0

摘要:本文在讨论体育新闻发展现状与趋势的基础上,分析了当前我国体育新闻专业人才业务素养存在的不足,提出了体育新闻专业人才业务素养八个方面的要求。

自从体育和大众传播媒介结缘,二者就在相互的合作中实现了共同的进步和飞跃。一方面,体育新闻传播为体育搭起一座平台,这个平台展示或艺术地展示体育,让体育的内涵和影响力呈现得更鲜明、更突出。可以说,新闻传播是体育发展、演变、流传和推广的催化剂,依靠着大众传播媒介广泛的影响力,体育和人们越来越近。另一方面,现代体育逐渐扩大的社会影响力以及体育比赛过程的变幻无穷、比赛结果的不可预测等体育活动所具有的独特魅力,又使体育新闻成为各级各类媒体十分重视的报道领域。

我国体育新闻的发展和体育事业的发展是紧紧吻合与呼应的。目前,我国竞技体育的水平在世界上有目共睹,在最近三届奥运会的比赛中,均获得金牌总数前三名的好成绩。这标志着我国已迈入了世界体育大国的行列。但竞技体育的优异成绩并不能说明我国已经是一个体育强国,与此同时,必须“坚持以增强人民体质、提高全民族身体素质和生活质量为日标,高度重视并充分发挥体育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实现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协调发展,进一步推动我国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

由此,体育新闻在关注体育赛事基本信息的同时,还应该积极倡导体育生活方式,提高全民体育素质。体育新闻应将体育大国、强国的意义蕴涵其中,广泛传播体育在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促进国际交流中的重要作用;广泛传播体育在促进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提升综合国力和社会文明程度方面的重要作用;广泛传播体育之于人的全面发展和人的生命个体的价值意义。

体育新闻的蓬勃发展,使得体育新闻从业人员队伍也逐渐壮大。但与蔚为壮观的记者数量相比,体育新闻专业人才精兵少却是目前面临的一个主要困境。

从体育新闻传播者本身的角色定位来看,他首先应该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必须具备新闻传播的知识背景,熟练掌握新闻传播规律,具有新闻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有新闻方面的技能训练和实践经验。从体育新闻传播内容的特殊性来看,他又必须是“懂”体育的人,要具有体育专业素质,即热爱体育,熟悉体育运动规律和项目特点,对体育有着深刻的理解。除此之外,他还必须具有较强的人文关怀精神、较强的适应能力和良好的外语沟通能力。这些要求集于一身,它们的结合、碰撞赋予了体育新闻传播者独有的专业素质。

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等原因,我国体育新闻传播者或缺“新闻”或缺“体育”或缺乏必要的人文底蕴的“缺一门”现象还普遍存在,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体育新闻传播的整体水准,以致体育新闻报道出现内容不准确、常识性错误频出、金牌至上、缺乏人文关怀等一系列问题。

数字时代的今天,媒介融合的趋势增加了新闻媒体对具备“跨媒体”技能的新闻人才的需求,即专业技能的界限被打破,能够为联合集团中所有的媒体提供新闻素材。工作成果是多媒体形式的,文字报道、新闻图片、现场录音录像等一应俱全。但我国新闻传媒的组织结构都是基于传统媒体的生产方式建构起来的,新闻传播者也相对固定于某一单一媒体中,其符合本媒体需要的报道技能已稳定成熟,而应对新时期媒体发展需要的跨媒体报道能力却略显欠缺。

当前体育新闻中的有偿新闻、低俗之风、虚假新闻为受众所诟病,一些体育新闻传播者往往会以满足受众需求的名义,在报道中把刺激、暴力、低俗当做卖点,把运动员当做夺取冠军的机器,对胜利者盲从、溢美,对失败者怀疑、诟病和批评。这些打着权力话语烙印的报道严重违反了新闻真实性、客观性、全面性原则,直接影响了受众对报道内容的理解向度和最终态度,对体育新闻的社会效应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社会责任感是新闻传播者职业道德的前提和基石。是衡量新闻传播者职业道德的标尺。一个体育新闻传播者需要正确认识传媒的社会职能,利用传媒的影响力履行好社会和公众赋予的社会责任。面对当今体育新闻出现的泛娱乐化、暴力倾向、低俗化现象等,体育新闻传播者更要有准确的新闻判断。不盲从,不误导;要在追求新闻轰动效应的同时,始终坚守新闻的真实性;要设身处地地为报道对象着想,不急功近利,避免让采访成为伤害。要不唯星(只关注明星的一举一动),不唯赢(只关注金牌);要杜绝漫不经心的和不负责任的报道。

时效性是所有新闻的基本要求,但由于体育新闻传播对时效性的要求更高,体育新闻传播者是否具有快速发布信息的能力更加重要。许甚仁先生认为体育记者在处理新闻时效性方面的要求应比其他记者更高。体育记者应该有三快,即腿快、脑快和手快。卢晓峰先生认为体育记者的反应速度应比其他记者更快一些,因为体育比赛变化多端,一些新闻素材和采访机会稍纵即逝。汪大昭先生认为体育新闻的采编者必须具备相应的基本功,在观察、取材、思考、判断、落笔等“生产”过程中,独立、敏捷地作出处理,等指示、磨洋工都为读者所不容。曹剑杰先生也提出体育记者应有强烈的时效意识,出手要快。

快速发布信息,既需要对新闻事实的及时判断,又需要对报道对象的历史有长期的积累。许多体育事实。往往是历史的延续和折射。一个体育新闻传播者对所报道的项目和运动员的历史与现状需要有积累,应将独立的新闻事件放在历史环境下审视其新闻价值,发现它的新闻点。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溯及以往才能在“时间序列”中找到新闻事件的位置,从而得出准确的新闻价值判断,做出精当的新闻选择。

在追求快速及时的同时,选择新颖的新闻报道角度往往也能出奇制胜。以新华社体育记者杨明的《约翰逊“欺骗”了整个世界》和《约翰逊果真欺骗了整个世界》两篇报道的出炉为例。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男子百米决赛是美国的刘易斯挑战加拿大的约翰逊。前三轮中,刘易斯以梦幻般的芭蕾舞步,数次踏破10秒大关,而约翰逊却几乎在半决赛中被挤‘出去。当大家认为刘易斯将毫无悬念地夺冠时,决赛中的约翰逊却如炸雷般进裂,“以震惊人类的9秒79掠过100米终点”,他留在跑道上的“那道炫目的黑色闪电会使所有人目瞪口呆,人们对他那划时代的成绩和计谋惊叹不已”。记者杨明也“被这神奇的数字激荡得死去活来”,“居然忘了抢发快讯”但却以独家的角度写出了一篇特写《约翰逊“欺骗”了整个世界》,着意写约翰逊欲擒故纵,不但蒙骗了对手刘易斯,也“欺骗”了整个世界。但几天后一则关于约翰逊服用兴奋剂的消息又震惊得杨明“差点晕过去”,这时候,抢发这样一条消息至关重要。于是,杨明很快写出了与前一条稿对应的消息《约翰逊果真欺骗了整个世界》。“前一条消息“欺骗”二字的运用与约翰逊的欺骗行为成了千载难逢的巧合,这次采访成为体育史上的一则佳话,两条姊妹篇也使杨明赢得了当年全国好新闻一等奖。

不同类型的媒体在体育新闻传播方面的作用是不同的。根据媒体特点精心策划和组织报道,在体育新闻传播中表现得更加突出。如当电视发挥它的视听优势在一些重大比赛中独占鳌头时,其它类型的媒体就需要精心组织和策划适合本媒体特点的报道。2007年8月31日,刘翔在日本夺得世锦赛冠军后,《解放日报》的编辑对图片的处理正是这种能力的体现。编辑从刘翔实现奥运夺金、破世界纪录、世锦赛夺冠“大满贯”着手,找到三大比赛的经典图片,组版时,用蓝色围框将其处理为头版的新闻看点,放在头版左下方,主打图片《刘翔撞线瞬间》“破”框处理,大标题《12秒95!刘翔加冕大满贯》压图处理,本来稍显呆板的蓝色围框立即充满动感,三幅辅助的夺冠小图片将刘翔的大满贯之路形象地表现出来。使单条动态新闻有了历史纵深感。

即使受体育青睐的电视媒体,由于转播权的限制,在体育新闻传播方面的“待遇”也是不一样的。所以,电视体育新闻传播者同样需要根据媒体定位和受众特点组织策划相关报道。北京电视台关于北京奥运会的报道也体现了记者、编辑的策划和报道能力。尽管是奥运举办城市台,北京电视台也受到国际奥委会相关规定的限制,无法进入比赛场馆采访,于是他们在核心资源被央视“压倒性垄断”的不对称媒体竞争中,坚持特色化报道战略,注重策划,在赛场外开辟了第二战场。如8月8日开幕式当晚,新闻节目中心派出了40多组记者,分别奔赴各个新闻现场采访,8月9日一早,“奥林匹克早晨”节目围绕市民热看转播、各界盛赞、烟花燃放、现场观众疏散、服务部门坚守岗位等,播发了一组开幕式报道,记录了奥林匹克风吹进首都的历史瞬间。

符合媒体需要的体育新闻策划和报道能力还体现在体育新闻传播者要熟悉和了解不同媒体的特点。既能够为报纸写文字稿件、又能为广播和电视提供音频和视频报道,还能为网站写稿,成为能够“跨媒体”报道的多面手。

熟悉和掌握一定的体育专业知识,热爱体育或者具有一定的体育专业经验与背景是体育新闻传播者权威性的一个表现。所谓“源于体育”,就是指体育新闻传播者用自己所掌握的体育专业知识或自己在运动训练或比赛方面的经历和经验来进行传播,从而使自己的体育新闻报道更具专业性、权威性,也更具有良好的传播效果。

“源于体育,高于体育”,即必须要跳出体育,跳出“体育通”,将这些信息中原本属于体育圈子中的特定话语及其表述方式中的“方言”性内容进行“转译”,转译为大众至少是目标受众能够听得懂的“普通话”,。让体育新闻的受众面更加广泛。这其中,“源于体育”是基础,也是做好体育新闻的前提条件之一。

“源于体育”,首先要求体育新闻传播者必须了解体育项目的相关知识。笔者从网上搜索的专业体育媒体招聘信息中,发现媒体无一例外地对应聘人员的体育专业知识提出了要求。如《乒乓世界》杂志在招聘条件中明确提出“喜欢乒乓球运动(不仅仅是喜欢球星,而且还喜欢看球或打球),熟悉乒乓球赛事、人物、器材、技术的常规知识(至少熟悉其中两个方面),了解世界乒坛的发展趋势和潮流、中国队以及其它各协会著名选手的基本情况”等等。

体育新闻传播者的体育专业知识还包括对体育发展历史尤其是所报道项目、赛事的历史背景、人文内涵和世界水平的了解;对体育运动的选材、训练、竞赛和管理等方面的了解;对运动规律和运动技战术的了解等等。甚至“一个出色的专项报道记者通晓各个行业。他们了解各种伤病。他们知道胫骨骨折是脚上的伤,并可能导致四到六个月不能上场,而胫骨突出肿大即使不会影响运动生涯,也要影响整个赛季”。

其次,体育新闻传播者还应是一个体育的热爱者。对体育至少是某个项目的喜爱和了解会让其对工作投入更大的精力,也会使其充满激情和智慧地描述一个体育事件。

第三,如果一个体育记者有一定的专业或业余的运动训练或比赛经历或者有体育教育的背景,则对他的报道帮助更大。

体育新闻除了传播体育赛事的过程、结果外,更要以人为本,把对人的关心和尊重作为报道中重要的价值取向。

比如,媒体通过对体育明星的高度关注来达到吸引受众的目的无容置疑,但如果把比赛场上的运动员还原为一个普通人,而不仅仅是比赛场上的竞争者,可能更容易走进被报道者和受众的内心。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一些报道就充分体现出这一点。《北京日报》8月18日第四版在一个大标题《哦!孩子》下刊登了四幅照片,分别是男子双人单桨决赛中,澳大利亚选手德鲁·吉恩获胜后,比赛服中露出他孩子的照片;法国选手斯蒂夫·盖诺在男子古典式摔跤66公斤级比赛中夺冠后跑上看台与母亲拥抱庆祝;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赛中,意大利选手韦扎利获得冠军后亲吻她的母亲,分享胜利的喜悦;德国选手米尔科·恩利希在古典式摔跤96公斤级半决赛中获胜,他从看台上抱起女儿,女儿眼噙泪水指着父亲满是汗水的额头。这四幅照片把运动员回归到了孩子、父母的角色上,浓浓的亲情从中弥漫开来,直沁读者的心脾。

体育在受众心目中是国家的荣誉和明星的魅力,是赢得激情万丈和输得荡气回肠。他们需要在激烈的比赛场面中享受到体育带给自己的快感和快乐,需要第一时间知道比赛的结果,需要看到自己国家的运动员和自己喜爱的明星的精彩表现。体育对于振奋民族精神来说,功不可没。但体育新闻传播不仅要让观众在信息接收过程中释放自己的爱国情绪和民族情绪,还要引导受众认识到体育是整个人类精神的体现,是超越国界的。体育是促进人的精神、心智、心理、体魄更为升华和健全的载体。

一方面,体育赛事跨度时间长、新闻点密集,这种工作状态需要体育新闻传播者具备充沛的体力;另一方面,体育新闻强烈的时效性也要求体育新闻传播者要保持旺盛的精力,随时随地抢发新闻。记者手记《全运会我的全晕汇》记录了一位记者在采访中因为体力不支而出现的问题。他为了深入第一现场,踏上游艇,观看帆船帆板选手的训练和比赛。但不断猛冲船艇的海浪,不规则的颠簸、摇晃、振动的船艇,慢慢地使他感到头晕、恶心,并且越来越严重。“太阳穴开始胀痛,胃肠在翻腾,我努力控制着,并远眺海上,与运动员打招呼,分散注意力才不至于呕吐,但心里盼望着早点回到岸上。……晕船后两天,我再次遭遇到‘不幸’——由于水土不服、对赛区气候准备不足而导致出现过敏等症状。嘴巴红得像‘腊肠’,全身也起疙瘩,可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每天只能抽时间打针、吃药,但服用抗过敏药的特点就是嗜睡,因此在后10天的采访中基本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全运会就这样成了这位记者的“全晕汇”。

如今,媒体对体育新闻传播者的外语水平和应用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外语水平甚至会成为媒体录用的必要条件之一。在2009年11月召开的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育传播分会暨体育新闻传播专业委员会上,多位参加大会的业界人士谈到了外语水平之于体育新闻从业人员的重要性。新华社体育部主任高殿民先生、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涂晓东先生、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朱江先生、搜狐网体育中心总监金航先生等都不约而同地从不同的角度表达了体育新闻传播对外语人才的渴望。从一些体育媒体的招聘条件来看,应聘人员的外语水平也成为必要条件之一。如《乒乓世界》的加分条件是“熟悉乒乓球基本专业词汇。英语口语好,能单独采访外国运动员”;《篮球报》的条件之一是“具备优秀的英语阅读能力,尤其在体育英语方面”,其他一些媒体也明确提出了英语四级或六级以上。

大众媒体对体育的传播给了体育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但体育媒体的发展也只有正视体育新闻专业人才面临的一些不足,重新审视体育新闻专业人才业务素养的特殊要求,并培养从业者满足这些要求,才能更好地适应体育事业发展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