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呼吁成立中国体育仲裁机构

0

外界曾用“中国足球的寒冬”来形容2020年,从开年伊始至天津天海退出,至少有13家俱乐部消失在中国足球三级职业联赛版图上。这些俱乐部因无力经营解散后,不少曾为俱乐部效力的球员陷入更寒冷的境地——追讨欠薪的维权历程极为艰难。

在“金元足球”退潮后,中国足坛不断遭遇投资人撤资、俱乐部退出的窘境,但职业球员是无辜的,在他们生计艰难、讨薪无门之际,谁来为他们撑起遮风挡雨的“保护伞”?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有专家呼吁应尽快成立中国体育仲裁机构。

俱乐部注销,并非仅指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失去在中国足协注册的资格。吴明指出,职业俱乐部并非仅需在足协注册,还需工商部门注册登记,所以我们会看到某某职业足球俱乐部和某某职业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这也需要看球员告的是哪个主体,即在合同上盖章的是俱乐部还是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因为以往出现过球员“告错”的案例。

2013年8月,李根再次向足协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俱乐部支付所拖欠的工资、奖金等,足协仲裁委做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同年10月,李根向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同样只拿到不予受理通知书;2014年12月,李根向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认为该纠纷属于竞技体育活动中的纠纷,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不属于法院审理范围,驳回起诉。

足协虽然设有仲裁委员会,俱乐部与国内球员的合同中也都会有“甲乙双方在履行本合同过程中发生争议时,由双方协商解决。双方不能协商解决时,可向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乙方为中国籍运动员时,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为最终裁决”的条款,但目前国内行业协会内部仲裁委员会的裁决只在行业内适用,争议无法通过仲裁委员会解决时(如俱乐部不继续在足协注册,就不会受到行业裁决书的限制),球员往往会陷入“求告无门”的境地——合同纠纷如何定性,法律适用问题如何解决,球员们的权益如何保障?

吴明指出,现在这一方面是一个“真空地带”,外援遇到纠纷,可以上诉到国际足联、CAS等,但国内球员没有这些途径。“有不少俱乐部在呼吁、业内目前也在推进,希望成立全国性体育类的仲裁机构。这个机构应该由有关部门牵头成立,具有权威性;并在司法局登记,仲裁裁决具有法律效力,可以去法院申请执行,而非像现在这样,行业内的仲裁只适用于足球行业,不具备法律效力。”吴明说。